全国 [切换城市]|首页|收藏 登录|注册

讯都首页 > 自驾游记 > 正文

斯柯达速派遇到黑猫警长 记上海微旅行

2016-12-21 14:52:22举报


我要分享

同为七零八零后的我们,当年谁没为黑猫警长的神勇欢呼,又有多少人因为黄猫班长的牺牲而落泪?《大闹天宫》、《东郭先生》、《葫芦兄弟》再到《我为歌狂》,是否在你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

1957年建立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为我们的童年带来了无数经典,如今他们又在做些什么?“有点复杂,但终归有点启发。”突然转冷的上海天气让我缩了缩脖子,关上了刚才为赏景而打开的大天窗。“向北,去外白渡桥看看吧。”


这次上海一日行的起因,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左拦右挡女同事们“邪恶之手”时,主编怀抱着黑猫警长与一只耳的手办一脸骄傲地和我们吹嘘如何给他儿子传教80后的经典。听说00后的孩子们看完15年8月上映的剧场版电影之后,天天晚上缠着爸爸要看黑猫警长。

80后的经典,何时进入了00后的视野?儿时偶像的全新形象,80后会喜欢吗?黑猫警长有什么魔力,能抹平EXO与小虎队之间的巨大鸿沟?我们费尽周折,说通了美影厂与易车网的领导,同意放我们去上海朝儿时之圣,但时间很紧张——1天。

新设计与旧传承——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一访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已经搬迁,已经不在六十年前的老地址——静安区万航渡路618号,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新地址漕溪北路595号与老地址与我们的酒店之间互成犄角之势,一早上原本打算直杀万航渡路的我们立刻修改导航,一边念叨着上当一边往上海南城疾奔。

作为一位北京土著,我特别不喜欢在上海开车,与我同行的勐子亦然。上海街道比较曲折,外地人一到这里不花几天没法区分东西南北,动辄三四层的高架桥与涵洞组成的复合路面方便了上海本地人,让我们两个生手开车时雪上加霜,每次看到街口都不知“左斜前方”到底怎么行驶,抓瞎到抓狂。

我本人天生对车载地图没啥信任感,只相信可以随时更新的手机导航。全新斯柯达支持Carplay的第二代大众汽车模块化中控让我这种懒得研究中控的人福音——一插数据线,直接用苹果导航即可,没有任何多余步骤。


抵达上影广场后,我们直奔位于上影集团主楼7层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新址。接待我们的范老师虽然早有准备,但也一头雾水——汽车媒体跑到动画制片厂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也是头一遭。当我们把事情向他详细解释,拿出特地从北京带过来的黑猫警长手办之后他立刻哈哈大笑,原来是两个信徒的朝圣之旅。

范老师为我们安排了两位黑猫警长新形象的主创人员,两位姑娘看起来与我们同龄。同为八零后,一开话匣子就停不住,从当年的黑猫警长、阿凡提,再到我为歌狂,一切相谈甚欢。趁热打铁,我也提出了这次拜访的来意——到底是什么魔力,能让00后为80后的回忆疯狂?

“创新的前提是尊重传统。”这句话比IP、建模之类专有名词好理解多了。“你发现了吗?无论黑猫警长外形如何,他的帽徽、肩章和充满正气的大眼睛是不会变的。”主创美女和我解释。“为了适应现在的动漫与周边产出方式,我们分别推出了面向80后与00后的手办风格,但黑猫警长的魂,是不会变的。把握住黑猫警长正义化身的符号,才能让他延续勃勃生机。”

我们还打探出了2016年美影厂的动作——黑猫警长要做长篇,风格类似柯南;阿凡提准备重制高清版。新疆小老头粉丝们准备好了没?此外,位于万航渡路的美影旧址并未消失,而是在重建,翻修完毕后会作为美影厂专属的动漫历史中心存在。


我们厚着脸皮混入理应保密的美影厂办公室,仿佛进入了宝库。每位工作人员桌子上都摆着一大堆动漫人物形象——中国的、美国的、日本的,塑料的、陶瓷的、毛绒的,限量版甚至还未发售的东西也不鲜见。很明显这是个热爱动漫的团队,也只有这样的团队才有资格继承经典。

当我们在死皮赖脸准备再顺一个大圣毛绒玩具时,范老师给我们从保密部门拽了出来,准备带我们去楼下博物馆看看。“看你一进门就乐得不停嘴,乐什么呢?”把我往外拎的范老师有点奇怪。看见了20年前的自己,能不高兴吗?

楼下1-3层是上影集团的博物馆,里面有美影厂一部分珍贵史料。其中当年绘制的线稿与主创人员最吸引人,当然还有成堆的手办,在这里能买到最新鲜的手办,比某宝还快!

也许是最潮的古街——途径武康路

原本我们要去位于万航渡路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看看,却误打误撞闯进了上海“名人路”——武康路。今天起得太早,在美影厂笑得太多,步出美影广场大门后的我顿感缺氧。本以为有着Carplay加持,勐子用导航绝对不会出错,但我还是低估了开车猛如张飞的他……


武康路离万航渡路不远,相隔大概一个街区,但四处都是单行线的徐汇区却又将近在咫尺的两条街变得远如相隔两界。低头看看表时间已近三点,再找下去恐怕会误了晚上的大事。反正如此著名的一条文化名街我却数次来沪而未抵,实在说不过去,就当意外邂逅好了。

武康路是保存上海老建筑最全的街道之一,这条街的诞生与洋务运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由洋务派大臣盛宣怀于1897年建立而成的南洋公学,本意师夷长技,聘美国人福开森为第一任监院。传说这位福监院为了方便师生上学,自掏腰包在一篇菜地里辟出一条道路,故为“福开森路”,其实这是错的。福氏早于1902年便已辞去监院一职,与1907年修好的路面无任何瓜葛。实为福开森为公学创设立下汗马功劳,便由法国人做主,将连接学校正门的这条法租界境内街道命名为“福开森路”。

1943年,法国宣布放弃以“福开森路”为中心点的租界,但地界却由汪伪政府宣布接收。汪精卫将法租界内所有街道均更换为中文名,以做出“接收”之样(实沦为日占区)。大帅哥、大汉奸汪精卫多次途径福开森路,觉得这条路的氛围与武康莫干山相似,故更“福开森路”为“武康路”。

法国人走了,上海人将他们的遗物小心地保留下来。在这里,别墅洋房取代了弄堂小楼,有着“小万国建筑博物馆”之称。黄兴、宋庆龄、颜福庆、巴金等文商政各界精英也曾聚居于此,每间名人故居蕴藏的故事,都可以讲上整整一天。(图文来源:第一车市)